查看: 368|回复: 0

芒布曲比小说 《布摩老师,请为我指路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17 09:22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芒布曲比 于 2017-3-17 09:28 编辑

布摩老师,请为我指路

       石诺一个人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,眼睛望着夕阳,夕阳的余晖直射向他的眼睛。他就像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,手里的茶壶早已冷得发冰了。几个小孩在他旁边快乐的嬉闹着,但都无法融化他冷得寒冰似的心。他是在回味自己的上半生,从上小学到初中,到高中,……..,最后到务工的所有日日夜夜,他在想这一路走来的所有认识的人。他很孤独,也很无奈。来威宁小城开始已经有三四个年头了,兜里一分钱也没有。也许曾经也挣着一些钱吧,但都被用作喝酒吃肉花光了,如今一无所有,谁还会想起我呢?他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眼睛便湿润了。
    夕阳收尽了它所有的余晖,天黑了下来,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黑夜,天上繁星点点,地上有一股看不见的寒气包裹着他,让他连寒颤都来不及打就已经感觉到被寒气征服了。他提着水壶,朝家的方向走回去了。
      “阿诺,你明天就要去布摩学校学习彝文了,东西都收拾好了吗”?母亲问道。
      “衣服都准备好了,只是腊肉还没有包好“。他答道。
      “腊肉在伙房里,明天包也不迟的“,母亲说。
      “恩”回答后便把饭菜往嘴里倒............      
       秋季乡村的阳光干干净净的、早早的就洒了下来,石诺被透过窗子直射入眼睛的几缕阳光刺醒了,他看看枕头边的手机,才八点过,于是他往床的里面挪了挪,避开那缕刺眼的光,又继续懒洋洋的躺在床上。那微闭着着眼睛,耳朵听着外面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嬉嬉闹闹的童稚声,不知不觉的又回到了那个秋季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     那也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秋季早晨,也是一个周末,灿烂的阳光依旧洒在他的眼睛上,他不想起床,因为昨夜和朋友一起喝酒喝大了,因此又赖在了床上。
“嘟嘟嘟嘟嘟……….”,电话铃声像雷声一般灌进他的耳朵里,他摸来一看,是索珠。
      “喂“他用懒洋洋的声音接起电话。
      “我们分手吧“,电话那头传来了索珠冲满气愤而又冷静的声音。
      “别开玩笑,我正在睡觉呢“。石诺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,以为索珠是在开玩笑,或许只是和往回一样只是闹闹而已。
      “没开玩笑,以后你自己保重吧“说完便挂了电话。
       石诺也放下了手机,继续躺在床上。他感觉到脑袋一片疼痛,眼睛朦朦胧胧的。但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状况,因为每次喝酒醉后都是这样的。他努力的回忆昨夜的场景,到底都和谁一起喝酒了呢,但怎么想都想不起来了,于是他打开手机看通话记录,想通过通话记录帮助自己回忆。
当他看到“索珠“二字时,便又想起了刚才和索珠打的电话,他自然的回拨了过去。
       “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“他等了两分钟后再拨了过去。
       “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“……………..
         他打了一次又一次,但都在通话中,这时他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严重了,于是他赶紧起床,用光的速度跑到街上买来一张卡,换了进去,一拨,果然通了。

       “你在哪里?怎么不接电话”他急躁的问道。
       “嘟..嘟..嘟..”电话那头挂了。是因为索珠认出了他的声音才这么做的。石诺不知所措了,他在回想起这到底是为什么,为什么,他像失了魂一样的走在街上,他似乎在一瞬间成了飘渺无定的野鬼,脑子了一片空白。他又翻出手机通话记录,仔细的查看了所有和索珠的通话记录,昨晚凌晨都有,现在他才渐渐的理出了一些脉络,也许是昨夜酒醉之后和索珠吵架了,但又为什么吵架呢?他实在想不起来了。
       一周过去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。
       一个月过去了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       一年过去了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
       索珠就像是蒸发了一般,撂下那句冰冷的话就不见了,没人知道她到底去了那里。在索珠消失的这一年多里,石诺像孤魂野鬼一样,在繁华的都市里享受着刺骨的孤独,满脑子都是回忆,回忆和索珠在一起的那段时光。身边的朋友都劝他忘记索珠,因为一个连招呼都不打就狠心离开的人,是极度不礼貌、极度恶劣的人,是以后死去都找不到布摩来为她指路的人,这样的姑娘是不值得爱的。石诺也想忘记索珠,但都只是短暂的忘记,那就是他和朋友在一起喝酒喝醉的时候会忘记索珠,在工作极度疲惫的时候会忘记索珠,但当他一个人的时候,特别是当他走在曾经和索珠一起走过的每一条街时、当他看到街上的情侣甜蜜的幸福时,他都会想起索珠,想起和索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。
      许多次,石诺喝醉了都会在大街上疯狂的喊着索珠,一次又一次,每一次都被路人当做是疯子,但石诺已经都不在乎这些了,他渐渐的变得邋遢、放纵,嗜酒如命了。他想索珠,同时也恨索珠,恨索珠的不辞而别,但他又不愿忘记索珠,因为索珠是他第一个爱上的姑娘,索珠有一双漂亮迷人的眼睛和善良的内心,最要的是他们相识在梨花盛开的春天,是被布摩预言为最佳媳妇的人,他相信布摩的话,所以不愿离开索珠,不知不觉他又像发疯的野牛一样一声声的大叫起来
      “索珠…….索珠…………”
       他被自己的声音震醒了,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,这时他才突然想起,今天就是到彝文学校报道的日子,于是他匆忙的穿好衣服便离开了温暖的被窝。
      “阿诺,腊肉已经给你包好了,一共十五斤,你看够不”?母亲问道。
      “多少都没关系的,这只是学校的礼俗而已”,他边洗脸边答道。
       “洗好脸以后快来吃饭,早点去学校好些“,母亲说完便出去了。
        石诺的眼睛已经湿润了,他看着苍老的母亲在为自己而操劳,内心有一股说不出的味。是啊,母亲已经是六十多岁的暮年老人了,头发早已花白,脸上的皱纹就像深沟万壑似的,本已经是享受天年之时,但为了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还在操劳着。石诺想着这些,不知不觉的便流下了辛酸的眼泪。
       草草的吃完饭,便背起那简陋的行李出发了。

(未完待续哦)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邀请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